属猪属猴适合做夫妻吗,属蛇属猪适合做夫妻吗

属猪属猴适合做夫妻吗​年后上班第一天,办公室里同事们见面都热热闹闹地打着招呼,聊假期里过年的忙碌,聊回家乡的喜悦,聊新衣服,聊……各种聊。只有安婷坐在办公桌前,低头看着手机,默不作声。

姚芳是安婷工作中的搭档,两个人年龄相仿,也是一对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发现安婷闷闷不乐,姚芳坐到安婷身边,问她是不是过年累着了,没精打采的。

安婷抬头看着姚芳突然问“芳,你知道属相相克的说法吗?”“啊?!属相相克?啥情况?不懂!”姚芳听着有点蒙。

于是,安婷给姚芳讲了自己去男朋友家的遭遇。

大年初三,安婷的男朋友君生邀请安婷去家里,说是父母想见见安婷。

安婷跟君生谈恋爱快六个月了,这还是君生第一次正式邀请自己去他家,安婷想这说明两个人的关系要更进一步的发展,安婷心里美滋滋的。

安婷一米六五的身高,虽不是闭月羞花也是温文尔雅,研究生学历,事业单位编制,条件还是可以的。

安婷想既然邀请自己去,说明君生家应该也是认可自己的。于是年初三安婷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提着精心挑选的礼物就去了。

十一点整,早已等在楼下的君生,远远地看到安婷,快步走上去。君生一只手接过安婷手里的东西,另一只手握住安婷的手,欣喜的上下打量安婷,安婷顺势转了个圈。

“你女朋友怎么样?”安婷俏笑着问君生。“完美!”君生边说话边用手揽住安婷的腰,探头把嘴冲着安婷的脸颊伸了过来。“不许乱动,小心别人看见!”安婷连忙推开君生,眼神朝四周看。

君生嘿嘿一笑,没有得逞却也不气恼,拉着安婷向楼上走。

一进门,君生的爸爸立刻迎了过来。“叔叔好!”安婷立刻叫人,君生的爸爸一脸的笑容,让安婷紧张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“妈,安婷来了!”君生冲着厨房喊。“阿姨好!”安婷看着君生的妈妈从厨房走出来,阿姨瘦高的身材,头发修剪的很短,人显得很干练。

阿姨看着安婷,微微点头,一双眼睛里是礼貌的微笑,但不知道为什么,安婷感觉不到太多的热情。

在跟君生相处得过程中,安婷知道,君生的妈妈是一名退休教师,家里叔叔比较随和,阿姨比较强势。

君生的妈妈简单聊了几句就去厨房忙乎去了,君生的爸爸、君生陪安婷坐在客厅看电视,过了一会儿君生妈妈喊君生到厨房帮忙,安婷觉着自己坐着也别扭就起身也去了厨房。

“阿姨,我帮您做点什么?”安婷看到菜基本上已经都洗好、切好、备在盘子里,阿姨在切一些熟食,君生只是
在旁边剥蒜,见到自己进了厨房,母子两人的对话立刻就终止了。

“不用,你去客厅看电视吧,我这儿有君生帮忙就可以了!”阿姨说。“妈,让安婷切吧,你歇会儿。”君生略带讨好的语气跟妈妈说。

“不用,要不你也出去吧,省的在这儿给我添乱。把你爸给我叫进来。”阿姨的语气让安婷有一些不快。“爸,快来帮忙!”君生冲着妈妈的背影吐了吐舌头,拉着安婷朝外面走。

“君生,你妈妈好像不高兴。”客厅里安婷忍不住悄悄地问君生。“没事,我妈就这样。”

临近十二点,君生妈妈叫君生摆桌子,安婷连忙帮着到厨房端盘子,拿碗筷。安婷摆碗的时候,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手一滑一只碗“啪”的一声掉在了地上,碎瓷片摔的到处都是,安婷一下子呆住了,人瞬间成了大红脸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不小心……”安婷连忙道歉。

在安婷家,每次摔碎东西,爸爸妈妈都会“岁岁平安,岁岁平安”的说两声就没事了。

在这里好半天都没人说话,安静的让人难受。“没事,没事,你别动,我收拾!”看到安婷蹲下身子去捡碎瓷片,君生才像猛然醒过来似的,去厨房拿笤帚,簸箕。

安婷偷瞄叔叔阿姨,叔叔似乎有点紧张,阿姨则面无表情。

接下来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比较尴尬,席间叔叔和君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安婷聊几句,阿姨几乎没有说话。

安婷心里非常懊恼,暗骂自己笨手笨脚,但心里也想不过是一只碗,怎么好像事情很严重的样子。

吃完饭没待多久,安婷就起身告辞。

君生送安婷回家,路上安婷的情绪终于爆发了。“你妈妈干嘛小题大做,不就是一只碗吗?”

“你不知道,在我家最忌讳正月里打碎东西,我妈说尤其是打碎盘子、碗之类的,那是晦气的预兆,今年一年都得小心……”君生一脸认真的表情。

“啊?!这是什么逻辑?你妈妈真的相信这些?你也信?”安婷觉得不可思议。“哦……”君生点点头。

安婷一时无语了。安婷说初五那天,君生给自己发了微信,说是要冷静一段时间。原因是,君生妈妈提出安婷跟君生一个属猪,一个属猴,猪猴不到头,两个属相相冲,将来会导致婚姻不合。

君生说他妈妈本来想初三见见安婷,再请人给算算,没想到安婷又打碎了碗,注定就不是好兆头。

安婷告诉姚芳,看完微信,自己脑袋里一片茫然,直到初七上班,君生都没有
安婷。

听了安婷的讲述,姚芳哈哈哈的大笑起来,安婷莫名其妙地盯着姚芳。

“你能不能善良一点,人家这么难过,你还……”安婷瞪着眼睛质问。

“亲爱的,我老爸老妈,一个是猪一个是猴,我觉得他们离婚的可能性不大。”说完又止不住的笑起来。

“你们这研究生的脑子都秀逗了吧?文化都学到哪个国家去了?!这样的男朋友……小姐,我认为你现在应该思考的不是属相问题。”姚芳边说边拍了拍安婷的肩膀。

安婷看着径直走开的姚芳,陷入沉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