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肖龙 > 正文

胡同里的龙年情缘:发小们的共同记忆

聊到76年出生,大家都明白属龙,很多人想知道童年发小,其实,还想问一个大家都超关心的话题是邻居,非常高兴在本文中与您分享同一胡同,跟我一起来看看胡同里的龙年情缘吧!

胡同里的龙年情缘

76年出生:我们是邻居,是发小,住在一个胡同里面。并且我和最高的那家住的更近,房子是连在一起的,从我们院子里面进去,穿过一个鸡窝,就是她们院子。她每次从不出她们院子进我们院子,都是进我们院子出我们院子。

胡同里的龙年情缘:发小们的共同记忆

我们四个从小一起长大,不能说是同吃同住,几乎也差不多,那时候人们管孩子从不像现在这样战战兢兢的,也不会获得什么关注,一起玩到中午,得谁家就谁家吃了,不是特别晚回家,家里几乎不会记得你的存在。我们在个子最高那家吃饭最多,因为她妈妈脾气特别好,记得那时候无论在谁家,吃的最多的就是红薯粥,我们叫山药白粥,就是水开后,先把红薯切块放进锅里,煮到快软的时候,再把玉米面用温水调开,倒入锅里一起熬,熬个大几分钟,就熟了,一人捧个大碗,个子最高的那个的妈妈,我们都喊她大妈,会在我们每个人碗里放一块腌好的鬼子山药,我们吸溜着白粥,嚼着脆生生的鬼子山药,一会儿在嘻哈嘻哈的吃口里面的山药…

那时候的日子过得很开心,也会吵吵闹闹,也会搞个小集体,但是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。就这样我们一起上了同一所小学,同一所初中,又考进了县里唯一一所重点高中。

那时候上学从被家长重视,上高中的也不多,我们四个都属于相对比较努力的吧,胡同里的人,见了就说:你们一个拉屎都尿尿,快别上了,去毛纺厂上班,一个月二三百呐。

其实也就是在高中,命运的齿轮开始慢慢转动,我们四个的差别也就越来越大。

为了方便叙述,我就按个子高低分别称作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吧。

我是老三,其实考高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力不从心了,勉强压线才考上,但是家里人和周围的人都不知道,反正就是考上了。学习最好的是老大,她和我都报了文科,老四和老二报了理科。

三年时间过的太快,现在回想起来,高中三年还是没有刻苦的学习。我们是95年参加河北高考,直接说结果吧!老大当时考了536分,被西安交大人文管理录取,老二考了581分,被四川联大通信工程录取,老三就是我考了441分,名落孙山。老四考了575分,但是志愿报的不好,被当时的北京物资学院录取。

于是,那个夏天,我们四个就开始分道扬镳,确切的是我与她们三个彻底决裂。我没考上,家里没给我任何压力,她们那时候认识不到考上大学和考不上会有什么差异,考上就上,考不上就算了,没啥。但是胡同里面的邻居开始各种问了,是不是都考上了,在她们眼中,大学很容易,因为就四个孩子上学就考上了三个,但是她们所不知道的是,她们三个不仅考上了,而且考的还很好…

隐隐的我开始有压力了,她们三个再聚在我家里时,我就把最里面的门插上,不见她们,现在回想起来觉着幼稚又可笑,可在那时,我是羡慕妒忌恨的。后来我还开始插院子门,虽然只是一个栅栏,防止考到西安交大的老大再从我们院子里过去…

转眼她们开始收拾行囊去向不同的城市,我也在村里做起了代课老师,教一年级语文数学。但是内心却开始不平衡起来,那时候没有电话,联系很不方便,突然有一天,校长说,你们班主任捎信让你去复习…艰难抉择之后,我就又回到了学校开始苦逼的复习生生活。

那时候收到了她们三个寄来的信,邮票很精美,信封还印着学校的名字,信纸也是,最上面都印着学校的名字,她们还寄来了复习资料,和各种书籍。我无一例外的一封回信也没有回。她们寒暑假回来,我从不打照面,哪怕就住在一个胡同里,我也避免和她们有任何的接触。

艰难又痛苦又飞速的复习生活转眼结束,再次高考,再次落榜,那时候的我,几近崩溃,谁见了都会问一句,考上了吗?她们三个咋样咋样了,你对她们的信息避无可避…

碰巧那时候也发生了一件很悲惨的事情,我高四复习的同村的一个高三女生,离我们远一点,也是复习生,也没考上,那个夏天喝药自杀…

我父母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,在我们面前只字不提她们三个。那时候有个机会去私立学校当老师,我应聘成功,当了私立学校的小学老师,在那里我感觉就像如鱼得水,我做的非常好,和全国应聘来的老老师虚心请教各种经验,对学生们认真又仔细,一遍不会两遍,我的教学能力逐渐得到了家长和学校的认可,而且那时候刚建立的私立学校,工资很是客观,那时候校长挣三千,我们挣一千,而且管吃管住,待遇超好,私立学校又是三周就放假一次,艾玛啊,我那会真是感觉上大学有啥用,不但没想过自杀,还觉着这种生活挺好的。

上文是关于胡同里的龙年情缘的详情分享,是对院子与鸡窝与串门玩耍的分享。阅读完共同的成长记忆与76年出生后希望对你有所帮助!

最新文章